小花是个渣/自娱自乐写原创/CP人设不讨喜/大部分时间BG/狮心是白月光/EC是心头血/Q455230046

【X-Men/EC】Achilles' Heel 04(架空AU/宰相Erik/??Charles)

这一话觉得信息量还是蛮大的。

我爱的老狼终于被提及了 名字!!

有Scott/Emma提及!!注意避雷!!

我纠结了好久Az到底跟查查还是老万,还是跟老万吧,查查有Kurt

=====


【X-Men/EC】Achilles' Heel 阿喀琉斯之踵

 

chapter.4

 

 

没有人在对决的一开始就把弱点泄露给别人。

Erik深知这一点。

 

Charles绝对不会是那种从小就在市井之中长大的人,这件事Erik完全可以确定。他了解那些混迹市井的孩子,他们总是低眉顺眼唯唯诺诺,似乎带着一种天生的畏惧,拒绝跟任何人对上视线,他们自卑又懦弱。没人知道下面的世界每天都会发生什么,今天还跟你约好明日一同看夕阳的玩伴,甚至不过今晚就会被人口贩子抓走,转眼卖到奴隶市场,吃饱喝足平稳一生大概是他们最大的渴望。

至于他到底是什么人,Erik心里那么几个想法,诸如逃跑的男仆,落魄的贵族,甚至哪户人家的私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他像是笼罩在迷雾中,总是给人一种似是而非。每当你觉得接近真相时,拨开那层面纱却发现你早已被引入歧途。

Erik喜欢他的笑脸,尽管多半是伪装的,但仍旧那么温暖。基诺沙的一年中,几乎有9个月都是冬天,漫长的冬日带来的总是疲惫、乏味或让人昏昏欲睡。而Charles的笑,就好像午后的阳光,灿烂而明媚,能穿透层层叠叠的阴霾,直直地射入人心底最寒冷而阴暗的角落。

人类总是向光而行。

Charles的手指勾在他的手上,几乎没有力道,他完全可以当作没有察觉地迈开步子,任由那只手垂落。但这从来不会是他的选择之一。

Erik拉过那只手,将他塞回被子里,摸着他的额头,轻声说:“我没有想走,我只是想让他们问一下你的食物。”

Charles的目光移向门口:“你的仆人就在门口,你可以喊他们。”

Erik的理由倒是很理所当然:“怕你觉得吵。”

“你不能对我这么好。”Charles轻咬下唇,身子微微颤抖,眼里的水雾一直没有散去,他极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,看起来委屈至极。

“我会当真。”

Charles苍白的话像尖锐的钉子,一个字一个字的扎进Erik的心里。

Erik自诩喜欢聪明人。那种可以从他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可以判断他的想法,与这种人打交道简洁又效率。可当Charles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他倒希望Charles不要那么敏锐。

他甚至希望Charles最好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金丝雀,在大宅里娇生惯养不谙世事,一辈子都做一个只会傻笑的洋娃娃。他只是觉得他太过美好,本不应该沾染尘世之下任何的污秽之物。他该做的不是把他留在身边,而是为他建造一座水晶宫殿,将他永远囚禁在那里。这样他才能永远都一尘不染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侍女们端着终于做好的食物进来,Charles也撑着胳膊坐起来,Erik怕他冷还替他拉了拉被子。

Erik为他别好餐巾,接着就拿过碗舀了一勺汤,吹凉后送到Charles嘴边。Charles也没有拒绝,但他也只是一声不吭地吃着Erik送到他嘴边的食物,滚烫的眼泪顺着他脸部的曲线流入他的颈窝,也流进了Erik心底。

习惯痛苦是一件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。但Charles可以把它说的风轻云淡。与之而来的副作用就是,哪怕是一点点意想不到的温暖都会让人沦陷。温柔是致命的毒药,Charles也不是不懂这一点。可他就是忍不住得向温柔靠近,那是他的弱点。

Erik将面包撕成小条,Charles就直接张开嘴咬,有几次咬到了Erik的手,他只是淡淡地笑笑,什么也没说。

他们都太过紧张,谁也不敢开口。他们的话题结束的突然,并且也不是那么愉快,彼此都找不到合适的句子去打破这份沉默的尴尬。

侍女们送来的面包很软,Charles以前也很少吃到这种。大概是厨子听了Erik的吩咐,用特殊的手法制作的,所以才用了这么久的时间。

Charles回想起他年幼的时光,那是他少有的温暖回忆。那时候他生了很重的病,父亲和母亲厌恶他的长相,从来不会在乎他的死活。而姐姐不同,姐姐也像这样坐在他的床边一刻不离的照顾他。她并不以貌取人,在他的床边为他唱着安眠曲,柔软的像羽毛一样包裹着Charles受伤的心。那时候的他觉得,他可以为了守护这份温柔付出任何代价。

渐渐地窗外的雪兽已经收起了它的爪牙,阳光从层云的罅隙中散落在人间,细碎而又温暖。那种似乎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暖意透过窗子,抚上Charles的心头。Charles也好像拿回来勇气,抬起眼睛对上Erik的目光。

不管怎样,那都是切实感受到的温柔,他珍惜所有的温柔,他也会报答所有的温柔,无论真实与否。

被这样的澄澈的眼神盯着,Erik顿时觉得有些紧张。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即使是第一次上战场,他仍然能够不带任何情绪波动地手刃每一个敌人。而现在,面前的小男孩只是看着他,他便觉得喉咙发干,坐立难安。他的眼神似乎能穿透他的灵魂,Erik觉得自己仿佛一丝不挂,一切就那样袒露在Charles的面前。

万物相生相克。他母亲在世的时候常说的话突然划过他的脑海。

自从父亲失踪,母亲去世后,这句话对于Erik来说,更多的像是一个笑话。他以为这只是弱小的人给无能的自己寻找的最冠冕堂皇的借口。他不存在什么弱点,这世上没有任何可以打败他的人。

直到他的小男孩猝不及防的出现。

Charles喝下最后一口茶,清了清嗓子,他的声音依旧沙哑,但却一扫刚才的怯懦:“我知道你断然不会只是把我留下来这么简单,你是基诺沙的宰相大人,你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……你有你的计划,我大概可以推测几分你的意图。如果你让我加入棋局,我会是你计划里最好的棋子,我可以做的甚至比你想像的要更多。”

Charles回来了。这是Erik的第一反应。

随之而来的就是厌恶,他意外的厌恶这个说法。

但Charles说的也没错,他一开始的确是怀着这种打算讲Charles带回府邸。首先他的确长了一张绝世惊艳的脸,值得任何人为他神魂颠倒;二来他是个男孩,这会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他看起来不会要求任何的名分和地位,他也不能;第三还因为他是个男孩,这让Erik的计划更加易于施行,不会再有人往他的身边塞来各种各样的美女,找新的傀儡终归需要花一下时间,他能换得一个喘息的机会,这足以让他重振旗鼓。

Erik讨厌能看穿一切的Charles。

他将茶杯放回桌上,取下餐巾帮他擦了擦嘴,也擦净了刚才的泪痕。

“我不下棋。”Erik叫来侍女收走餐具,他答非所问。

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”Charles抓着他的手,贴近Erik。他们靠的很近,睫毛似乎都要贴到了一起。

Erik很少能感受到这种来自其他人的压迫感,西彻斯特的将军Logan是其中一个,那人强大又勇敢犹如一匹狼。然而他眼前的这个漂亮的男孩,不久之前还像个失了魂的玻璃娃娃,现在的他却露出捕猎者的眼神,笑意盈盈地看着视野中的猎物。

Charles并非等闲之辈。

尽管一开始他就有所感觉。

 

“哎呀,对不起,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?”伴随着女孩子的惊讶声,两个人同时看向门边,Marie正端着药,一脸窘迫地站在门口,进也不是,离开也不是。

“没事。”Erik甩开Charles的手,走到Marie旁边。Charles就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,一脸坦然,什么也没向Marie解释。

Marie一把把药塞进Erik的手里,飞快地解释了注意事项就一溜烟的跑开了。她一点也不想成为盛怒下的Erik的牺牲品,什么都不如命重要,她如此惜命。

“现在吃药吗?”Erik并没有像Marie预料的那样生气,他只是坐回床上。Charles向里挪了挪,示意他可以往里多做一点,Erik自然从善如流。

“我需要你喂我。”说完,漂亮的小男孩就把他樱桃色的嘴唇贴在碗边,仰起头对Erik眨了眨眼睛。

Erik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孩子示弱,他并没有顺着Charles的意思。他端起碗,喝了一口含在嘴里,另一只手掰住男孩的下巴,把药强行喂给了男孩。

苦涩的药水毫无预兆被迫灌入Charles的口中,他挣扎着想要把Erik推开,奈何体力上的差距让他无法得逞,被Erik堵住的嘴巴只能发出“嗯”“呜”听着诱惑至极的声响。

药水混合着Erik的唾液,Charles被迫全部咽了下去。Erik的舌头也同时伸了进来,灵活的舌头纠缠着Charles,不习惯接吻的Charles被亲得缺氧,身子发软,只能挣扎着伸出双手勾住Erik的脖子以免滑下去,Erik明显对他的反应感到十分满意,他加深了这个吻。

Charles也从来不会放过反击,待那人也呼吸不畅想要停止却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嘴唇时,狠狠地咬上一口。

“你又张开了爪子。”Erik摸了一下嘴唇,被Charles咬破了皮,渗出一点血。

Erik突然又觉得Charles像猫,外表看起来柔软无比人畜无害,但却一直磨着自己的爪子,他无时无刻都是警觉着的,准备随时向靠近他的敌人给予致命的一击。

“我不是小动物。”Charles硬声回答。

Erik一脸戏谑地问:“还继续吗?”

“当然!”Charles不甘示弱。

于是在那个中午,他们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一般交换了无数个缠绵入骨的吻。

 

Azazel回来的日子的确出乎Erik的意料。那时候太阳已经西沉,他正坐在书房里看书,Charles被Erik环在手臂里,捧着果盘坐在他的大腿上,有一口没一口的喂他吃果盘里的水果。不过多数时间都是Charles自己在吃。

“你怎么不抬头看看,如果我喂你吃了炸药怎么办?”Charles软绵绵的抱怨声,在Erik听来更多的像是撒娇。

Erik抬起头,用手刮了一下Charles的鼻子:“那会炸伤你。”

“咳咳咳。”装模作样的咳嗽声不合时宜的插入两个人的对话中。

Erik转头便看到,如同幽灵一样出现的Azazel一脸看戏的表情斜倚在门口,他不耐烦地开口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当然是国王陛下回来了,我还能把人家一个人扔在西彻斯特不成。不过那边也够乱的,他们南方最近奴隶暴动。”Azazel心不在焉地随口答道,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飘到了Charles的身上。

被人打量的Charles完全没有任何的不自在,依旧不紧不慢地吃着果盘里的东西,还时不时的喂给Erik。

“啧啧啧,我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你被个男人迷得神魂颠倒,我以为你中Stryker研究的什么巫术。现在看到本人了,我知道你为什么着迷了。”

“他为什么提前回来?不是说去一个月吗?”Erik直接无视了Azazel对于Charles的调侃。

Azazel捏着下巴皱起眉头,若有所思:“他说他想见的人不在。”

Erik冷笑一声:“当然不在了,Emma公主不是已经跟哪个骑士结婚了吗,他怎么还想着她?”

“事实上……”Azazel解释道,“是西彻斯特的小王子。”

“Cain·Xavier?那种人有什么好见的。”Erik对这个名字嗤之以鼻。

“不是他,是小王子。我一开始也不知道,后来国王陛下告诉我,在Emma公主之下,西彻斯特还有一个小王子。”这时候的Azazel已经走到了Erik的书桌前,“陛下跟这位小王子关系似乎十分亲密,我不知道你对这个了解多少?”

Erik摇头,他完全不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,Scott从来没有跟他讲过任何有关那位小王子的事情。

Azazel一脸嫌弃:“我以为你知道,他一路上都在说想要把那个小王子介绍给你,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“咳咳咳——”原本坐在Erik腿上的Charles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,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果盘,端起茶杯喝茶,结果不知怎么呛到了。Erik拍着他的后背帮他理顺呼吸,那张涨红了的脸上,伤疤已经完全消失了,他又如同Erik见到他的那日那样完美无瑕。

看着Erik紧张的样子,Azazel只觉得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他以为,他们将军的脸上,除了愤怒和冷漠甚至无法挂上任何其他的感情。他就是地狱来的使者,无情地践踏着每一方等待他去征服的土地。

“其实你是Stryker用巫术控制的人偶吧,真正的Erik——”刀锋一般的目光将Azazel的话硬生生地逼了回去。

Charles这时已经恢复了呼吸,眼里都是刚才因为咳嗽渗出来的泪水,可怜巴巴地看着Erik,似乎是想要从他那里讨要一些安慰。

令Azazel目瞪口呆的是,Erik真的就那么理所应当地亲了他的额头。

“咳。”Azazel再次发出不和谐的咳嗽声试图引起二人的注意。看来外面的传言并不假,Erik是真的被这人迷得不行。

“你还有别的事?”Azazel一直没走,Erik不会傻到以为他只是对Charles有兴趣这么简单。

“有些关于西彻斯特Logan的……”Azazel欲言又止,他警觉地看了Charles一眼。

Azazel是什么意思Erik当然明白,他将Charles从自己的腿上抱下来,将果盘塞到他手里:“我和Azazel有话要说,你自己出去玩吧。”

“嗯。”Charles抱着果盘用力点点头,又抬头看了一眼Azazel,他犹豫再三,还是贴近Erik的耳边,用只有Erik才能听见的声音说,“我晚上可不可以在你的房间睡?”

Erik十分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,温柔地说:“可以,你出去吧。”

直到Azazel锁上门,Erik才恢复成平日里冷漠的模样。这到让Azazel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。他和Scott在回来的路上听了很多玄乎其玄的传闻,而刚才,他在推开书房门的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他差点就相信了这是Stryker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巫术。

不过现在看来,Erik不过也是在伪装。他突然有些同情那个他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小男孩,Erik可是逢场作戏的老手,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游戏里,那个可怜的小男孩不过是个随时会被丢掉的牺牲品,迟早会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。

 

 

Charles有时候觉得Erik太过信任他,开始的一个星期,Erik还会派人陪着他,美其名曰照顾自己受伤不便。他以为不过是监视他的借口,结果他的脚没有大碍了以后,Erik真的就没有再让那些仆人陪着他。不过多数的时候,Charles还是跟Erik待在一起,他就像是他的跟屁虫,跟他形影不离。

而现在他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,他需要先去找他的项链。

回想了一下自己丢项链的位置,Charles没花多久便找到了项链,挂在灌木的树枝上,没有沾上泥土。项链上挂着一枚戒指,仔细看来竟然和他手指上的一模一样。他握着项链放在胸口,如同祈祷一般,又亲吻了项链上的戒指,随后便小心地收在了自己的衣袋中。

衣袋也不是一个非常安全的位置,他打算找一个盒子将项链放起来,埋在哪颗树下。这个项链不能出现,至少现在不是它出现的时候,它还需要等待时机。

如果非要把Charles的计划和他的爱情放在天平上,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的计划,那才是他一生都要为之奋斗的目标。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他前进的道路。

任何强大的人都会有弱点,正如阿喀琉斯之踵。

而他,不能有弱点。

 

 

直到深夜Erik都还没有回来。

Charles想要等他,无事可做实在有些无聊,便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。难得这个星期都没有下雪,不过地上的积雪也没有融化的意思。被暴雪清洗过的夜空也格外的蓝,广袤而深邃的夜空上点缀着点点星光,像是无数个值得被人讲述的故事。Charles觉得那是倒挂的海,时而宁静时而也会波涛汹涌,稍有不慎,人就会被吞噬其中。

年幼的时候Charles喜欢看天空,而随着他年纪的增长,他越来越能从这片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待的天空中读出不一样的意味。

看久了的Charles,觉得脖子实在酸得要命。他打算回到床上去等,结果就听到门开的声音。

那人站在门口,脱下他的外衣挂在衣架上,昏暗的灯光并不能把他的脸照得太清楚,而Charles就那么盯着他看得出神,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鬼使神差地开口:“Erik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

TBC。


======

下一章我需要他们睡觉!!要不然在床上看剧本还是夜光手表啊!!

写HIGH了……

越写越长,又这个点。

感觉后面写的有点怪怪的有点虎头蛇尾 等我全写完再改吧……

我五岁我好累。


最后还是求红心蓝手评论!!

感恩有你!!!!

昨天狮心日稀里糊涂就过去了 我是个假的狮心P

什么时候我能把这个文从这个合集给释放出来

保守估计大概22章左右

评论(2)
热度(41)

© LittleFlower_ | Powered by LOFTER